<bdo id="h7cny"><dfn id="h7cny"></dfn></bdo>
        1. 張偉贊:詩(shī)意盎然寫(xiě)風(fēng)流——淺議隆回詩(shī)歌群

          2024-4-13 00:25| 發(fā)布者: cnxqw| 查看: 15563 |來(lái)自: 望云峰

          摘要: 隆回,著(zhù)名詩(shī)人、思想家、睜眼看世界第一人魏源的故鄉,梅山文化的發(fā)源地,文化底蘊深厚,更是全國26個(gè)文化大縣之一。在這個(gè)130萬(wàn)人口,占地面積286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活躍著(zhù)一批又一批一輩子用心堆砌文字的人,他 ...
                 隆回,著(zhù)名詩(shī)人、思想家、睜眼看世界第一人魏源的故鄉,梅山文化的發(fā)源地,文化底蘊深厚,更是全國26個(gè)文化大縣之一。在這個(gè)130萬(wàn)人口,占地面積286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活躍著(zhù)一批又一批一輩子用心堆砌文字的人,他們守著(zhù)清貧說(shuō)富有,耐著(zhù)寂寞說(shuō)喧囂,在物欲橫流的年代,在一切以經(jīng)濟為核心的歲月里,他們無(wú)論世界怎么變,無(wú)論經(jīng)濟怎么活躍,一直用思維感染著(zhù)世界,用行動(dòng)征服著(zhù)人的靈魂,用筆尖謳歌世界的美與丑,用堅守詮釋人生的真諦……

                初春的風(fēng)經(jīng)過(guò)冬天的煎熬,變得有些模糊,時(shí)斷時(shí)續。偶爾一絲風(fēng)飄來(lái),都讓人有種喘息不勻的感覺(jué)。

                春天的第一聲?shū)B(niǎo)鳴,注定在這個(gè)季節里,施展凌波微步的時(shí)候,油菜花的金黃阻擋不了往日的青澀。

                2022年中國詩(shī)歌網(wǎng)在線(xiàn)上將隆回籍十三位老中青詩(shī)歌作者的詩(shī)歌在全國進(jìn)行直播時(shí),沉默的大山已不再沉默,沸騰的隆回在一夜之間,以漲滿(mǎn)潮的姿態(tài)吶喊著(zhù)內心深處的獨白。

                撐一竿長(cháng)篙,往赧水之源的更深處溯去。至于中間一個(gè)如今叫做桃洪的地方,現在是隆回縣的縣城,古時(shí)人們皆稱(chēng)其為桃花坪。桃花坪里出詩(shī)人,尤其是赧水的一條大支流辰河兩岸,更是“盛產(chǎn)”詩(shī)人的搖籃,詩(shī)人們長(cháng)飲辰河水,一路輕吟淺唱,唱出了許多深沉的詩(shī)篇。從上世紀八十年代到現在,辰河水流了40年,世事也變遷了40載,整個(gè)詩(shī)壇也發(fā)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市場(chǎng)經(jīng)濟將更多的詩(shī)人引導去了遠方,隆回,赧水河畔的一個(gè)小城,也一樣被波及。

                歷史進(jìn)入九十年代乃至二十一世紀,隆回的詩(shī)人也開(kāi)始了離家在外漂泊?飮⿷阎(zhù)他的東山(辰河邊上的一座大山)大情懷去了長(cháng)沙,馬蕭蕭和歐陽(yáng)曉兵被一身軍裝召喚去了北方的蘭州和新疆,后起的李晃、魏先和離家而出走深圳。辰河覆蓋幾乎整個(gè)隆回北面,主要由金水河、七水江、嘟嘟河等匯流而成,每一條河都以孜孜以求的姿態(tài)延伸到隆回縣北面山區的溝溝嶺嶺之間,從而催長(cháng)了好多文骨詩(shī)腸,尤其是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更是衍生出一大批青年詩(shī)人,并且形成了以辰河為標記的群體。胡光曙是辰河邊苦苦吟誦的詩(shī)人,也是最早步入湖南詩(shī)壇的詩(shī)人之一。1954年,還是初中生的胡光曙開(kāi)始寫(xiě)詩(shī),他的家就在七水江(即現在的七江)的旁邊,從小就養成了如七水江一樣熱情奔放的情懷,據說(shuō)九歲就開(kāi)始習詩(shī),曾有詩(shī)童之稱(chēng)。

                 1954年,初中生胡光曙帶著(zhù)他滿(mǎn)懷熱戀之情為家鄉所寫(xiě)的《七水江,我的家鄉》走入詩(shī)壇,這首詩(shī)一百多行,感情奔放,用句自然,直而不白,一經(jīng)發(fā)表就引起了文壇的廣泛關(guān)注。并在其后的短短幾年時(shí)間里,發(fā)表詩(shī)歌幾百首,成為了小有名氣的青年詩(shī)人。與其同一時(shí)代出道的,還有在省內或者說(shuō)至少在市里給人留下過(guò)印象的洪箐、彭建洪、黃維一等人。

                上世紀七十年代是辰河詩(shī)歌創(chuàng )作正式大進(jìn)步的時(shí)候,幾位老詩(shī)人依舊在寫(xiě),而年輕一代又開(kāi)始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了。到了八十年代,年輕詩(shī)人逐漸走向成熟。其中匡國泰更是以清新、創(chuàng )意的詩(shī)風(fēng)而著(zhù)稱(chēng),他的詩(shī)集《鳥(niǎo)巢下的風(fēng)景》《青山的童話(huà)》又幫助他聲名鵲起于詩(shī)壇。一時(shí)之間,桃花坪里詩(shī)意漸濃,馬蕭蕭、范作保、劉曉平、譚克修等人以拳頭之勢,向詩(shī)壇形成了集團式的沖鋒,詩(shī)人羅長(cháng)江將詩(shī)歌的發(fā)表陣地“轉移”到了

                《詩(shī)刊》。正是在這種局面之下,辰河詩(shī)社于1985年的冬天在辰河之濱宣告成立,詩(shī)社聚集了幾十位或幼或長(cháng)的文學(xué)作者,常常聚集在一起舉行各種活動(dòng)。1986年,“辰河之春”筆會(huì )舉行,省內外許多的著(zhù)名詩(shī)人以及一些文學(xué)編輯應邀前來(lái)。當時(shí)《湖南日報》的一位副刊編輯說(shuō):“隆回一個(gè)縣的詩(shī)歌作者,比外地一個(gè)地區的作者還要多!”當年,辰河詩(shī)社出版了五本詩(shī)集;《湖南文學(xué)》發(fā)表了“桃花坪新詩(shī)選”;邵陽(yáng)市文聯(lián)的刊物《資江文學(xué)》更是以整本雜志篇幅發(fā)表了辰河詩(shī)人的詩(shī)作;湖南省最著(zhù)名的《芙蓉》雜志一次推出了辰社19位作的詩(shī)歌……當時(shí)的廣州是全國詩(shī)歌最為發(fā)達的地方,權威詩(shī)歌報《華夏詩(shī)報》整版介紹了辰河詩(shī)社并登載許多詩(shī)歌,此報面向東南亞十幾個(gè)國家發(fā)行,一時(shí)之間,辰河詩(shī)在國內外都有了些許名氣,美國洛杉磯一家媒體還以“神州多雅興、詩(shī)歌遍江南”為題作了報道。隆回的詩(shī)歌,在那時(shí),和武岡的小說(shuō),同樣成為了邵陽(yáng)地區具有明顯地域色彩的兩大文學(xué)體裁,影響深遠!

                早已退休,現隆回縣作協(xié)名譽(yù)主席,八十歲高齡的黃維一,一談到寫(xiě)作,神采飛揚:“我的年輕歲月都與詩(shī)歌有關(guān),我對詩(shī)歌在曾經(jīng)年少的歲月可以說(shuō)是死去活來(lái),也可以說(shuō)是愛(ài)到骨子里面去了!”這個(gè)曾經(jīng)在隆回數一數二的文學(xué)老人,滿(mǎn)臉滄桑,詩(shī)歌曾經(jīng)為他書(shū)寫(xiě)了輝煌,而如今,盡管他依然相信,只要辰河在流資水在奔,詩(shī)歌就會(huì )存在,辰河邊的詩(shī)人們就依然有著(zhù)強盛的生命力!

                已經(jīng)作古的楊輝周,這個(gè)曾經(jīng)的辰河詩(shī)人,他寫(xiě)的戲劇《祭雞》《兒大女大》等享有盛譽(yù),在全國都有名氣;同樣從辰河邊走來(lái)的龍會(huì )吟,寫(xiě)小說(shuō)、詩(shī)歌很不錯,劇本《彈棉花》《討債》等在國家級刊物刊發(fā)……

                 詩(shī)人羅長(cháng)江,國家一級作家,從赧水河畔一步步走來(lái),太多辛酸和淚水早已定格在他靈魂深處,沒(méi)有抱怨,一生孜孜不倦,筆耕不綴,年逾古稀創(chuàng )作出了大地五部曲。

                曾經(jīng)的詩(shī)人已經(jīng)老了,而新詩(shī)歌需要新的詩(shī)人?飮┮廊辉谂,馬蕭蕭的艱辛苦吟終于邁進(jìn)中國作協(xié)之門(mén),李晃在深圳依然打點(diǎn)著(zhù)詩(shī)歌過(guò)活,李傻傻也在美國的《時(shí)代周刊》露臉、海嘯、魏斌都在《詩(shī)刊》《湖南文學(xué)》上刊發(fā)詩(shī)歌……

                 辰河的詩(shī)人們一個(gè)個(gè)出了家門(mén),還有誰(shuí)在留守?還有金水河畔寫(xiě)兒童詩(shī)的陳靜,他九十年代末開(kāi)始兒童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,寫(xiě)有小說(shuō)、散文、詩(shī)歌。出版兒童小說(shuō)集《挑磨石的孩子》,兒童散文集《稻花香里的迷藏》,兒童詩(shī)集《太陽(yáng)果》等。其創(chuàng )作成績(jì)被載入《湖南兒童文學(xué)史》。兒童小說(shuō)《挑磨石的孩子》被澳大利亞翻譯在SBS電臺兒童節目連同作者專(zhuān)訪(fǎng)播出。2022年8月湖南省兒童文學(xué)學(xué)會(huì )、湖南少年兒童出版社、《小溪流》雜志等單位舉辦“第四屆‘紅辣椒’兒童文學(xué)論壇”,對其兒童散文創(chuàng )作成果予以高度評價(jià)。還有文學(xué)湘軍“五少將”之一的馬笑泉、2022剛加入中國作協(xié)的賀秋菊等一大批堅守文學(xué)的開(kāi)拓者。從大山里走出來(lái)的馬卓依然在堅守,并有小說(shuō)發(fā)表在《北京文學(xué)》雜志上。還有馬暉暉、馬遲遲、張偉贊、賀顯華、丁琪、廖明德、袁敘田、馬立銀、曾社紅……

                在經(jīng)濟建設為中心的今天,當作家們挑燈夜戰、辛辛苦苦熬出來(lái)的一首詩(shī)、一篇文章僅僅被編輯部很低的稿費所打發(fā)時(shí),太多太多的作家都顯得一臉的無(wú)奈。辰河邊的詩(shī)人們,雖然沒(méi)有如40年前一樣聚眾成團,可是“天女散花”般地去了各地,也未嘗不是一件符合時(shí)宜的事情。正如詩(shī)人馬暉暉所說(shuō):“辰河的詩(shī)歌群,已經(jīng)從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詩(shī)人們抱成團的一支獨秀,變成了現在的散開(kāi)來(lái)的百花齊放,可并不是說(shuō)辰河邊的詩(shī)人就走入沉寂了,辰河的詩(shī),依然變得璀璨奪目!”

                對于遠離故鄉的游子,家鄉的山山水水每時(shí)每刻都會(huì )敲打著(zhù)骨髓,讓他癡迷,讓他熱淚盈眶。青年詩(shī)人馬遲遲寫(xiě)道:那天上午/我的旅程得到了擱淺/穿過(guò)盛夏和山谷的高熱/蟬鳴在那里靜止了/那里/水面微弱的閃光/細浪和魚(yú)的鱗片/鳥(niǎo)的聲音/松葉的幻覺(jué)/一只輕盈的舟/泊在古典的銅鏡里/那兩個(gè)女孩好像是/突然在那里出現/站在熾烈的光焰中/兩只起舞的鶴/降臨后又飛躍/在雪白的石頭琴鍵上/她們的裙裾和腳/汲過(guò)水面/像一幅宋畫(huà)/我好像在此刻返回了童年/在這個(gè)奇跡和贊頌的午夢(mèng)中/生活的苦痛和孤獨讓我驀然領(lǐng)受……



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來(lái)源:《望云峰》雜志

          路過(guò)

          雷人

          握手

          鮮花

          雞蛋

          相關(guān)閱讀

          最新評論

    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    最新丁香六月,粉嫩影院,黄色大片网站在线观看,欧美亚洲国产精品久久第一页

                  <bdo id="h7cny"><dfn id="h7cny"></dfn></bdo>